七夕我听Cohen

林生祥 2019-08-07 阅读:261

  Cohen

       最近回头听LeonardCohen的专辑,一张张的重新听,感受到了过往未曾感受到的风景,有很多话要说,但很深的感受似乎很难用语言表达,我只能说如果你经历过,再去听,自然会多少同意我的论述。  


       还是轻松点说,我这段时间听Cohen的最大感受就是尽管他一直内心在自我挣扎,但是他外在上处理两性关系真的算大师(可以对比下鲍勃迪伦)。我不是要去扒Cohen的感情史,我只是从他的歌词中去感受,文如其人,歌如其人,虽然在现实世界的行为会有很多差异,但我依旧相信当他们创作的时候是忠于自己内心的,所以我有时候宁可相信他们的音乐而不是所谓的现实,孰真孰假,有时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今天要说的是《情圣之死》这张专辑,算是低谷期的LeonardCohen碰到低谷期的PhilSpector,有那么点佛系的Cohen碰到控制欲极强的Spector,结果谈不上愉快,但是商业成绩还不错。这张专辑如果你仔细看歌词,简直不忍直视,但是LeonardCohen的厉害就在于他可以色而不淫,他将性欲以一种安和的姿态释放,而不是如同迪伦晚年歌词那种动物本能般的宣泄欲望;更厉害的是Cohen懂得如何交换彼此的信息,他的文字是一种开放式的情感交流,留给了异性足够的参与空间;迪伦的歌词写得也很美,但是仔细辨别你会发现迪伦是一种单向度的抒发,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他可能说着自己如何,他可能会歌颂女方多美丽,他可能会用尽词汇来谬赞,但是没有留给异性参与的空间。爱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重要的是彼此的交流互动,而不是个人单向度的抒发,迪伦最好的情歌《SadEyedLadyOFTheLowlands》在艺术上无疑是一首极其伟大的史诗级歌曲,但是究现实的功能性上,你仔细看下歌词,我想你的情绪会很复杂。  


       我前天和朋友吃饭,还一起吐槽鲍比迪伦,说实话我们都听很多迪伦,也内心很尊重迪伦,但是不得不说跟着迪伦生活的话,真的会比较悲剧。究其本质,就是我上面说的,迪伦在感情上是单向度抒发,他不懂得如何彼此交流。《乔安娜的幻象》这些歌曲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情歌,《BlondeOnBlonde》一整张专辑写进了人类内心深处的种种欲望,但回归到现实,大多时候情感是需要在双方之间的峡谷间流淌的,而不只是一方试图进入另一方内心的桥。  


       扯远了,扯回来,今天说Cohen在这张专辑里的一首歌曲《PaperThinMotel》。这首歌的歌词内容触及到人类情欲中最古老的窥私癖和性嫉妒,LeonardCohen在这首歌里的优雅完胜写《追忆似水年华》的普鲁斯特,后者是一个十足的性嫉妒者,不信你去读读《女囚》。

  

       接下来,我尝试用文字书写写一下这首歌的歌词。酒店的墙壁很薄,我把耳朵贴在墙纸上,听你和他在隔壁的房间做爱。我听到嘴巴对着嘴巴的吮吸,我听到肢体碰撞的啪啪声,那种东西进入时候的声音,我就站在那儿一直听着。我一定不嫉妒,听着女儿和另一个男人在隔壁做爱一点不嫉妒,倒是感受到一种心理负担的消除。我终于可以对已失去的爱感到释怀。接着我听到了淋浴的声音,完事后的洗澡,我迫不及待的想你立马站在我的身边,在我的心里你是那个赤裸的天使。酒店的墙壁写着,你是双腿打开的女人,若是你去了地狱,也会到天堂。啊,那种爱的负担彻底离我而去了……


       说实话,在短暂的刺激之后,我想Cohen在情欲方面的处理真的是顶级高手了。这里不只是简单的猎奇窥私癖,也不是虎扑的绿帽文学,Cohen在爱情与性占有之间构建了一个虚空,这个虚空用来安放那个叫嫉妒的东西。爱情的专一,某种程度是一种彼此占有,有时候你很难界定一段感情从何开始,从何结束,不是简单地一句“我们在一起”就开始,亦不是一句“我们分手吧”就结束,大多时候是一种纠缠态,藕断丝连或者量子叠加,好像在一起好像又不是男女朋友,好像没有这个名分,好像又行着男女朋友之实,这里头的东西具体分析起来即便聪明如鲍勃迪伦也是表现的很糊涂。这里头一个很核心的在于占有,一旦占有便导致爱情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而在封闭的空间里,道德无法战胜嫉妒。Cohen的歌永远都是开放的,他更多是交互式的体验,而不是追求一个最终的结果,所以他不是妒火中烧,而是感受到一种释然,既然爱已离我而去,不需要一个所谓的分手仪式,如果你快乐那我倒是没了负担,说实话,在此之前,我没见到过一个男人如同Cohen这般对待情欲的思维。  


       如果让我说,我倒觉得双人关系更接近热力学中的耗散系统,具体自行百度,鲍勃迪伦还活在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时代,哈哈哈。

       作者:剑烧

评论(3)

不错不错
看起来还不错!!
没看懂→_→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