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工乐队《菊花夜行军》

林生祥 2019-07-14 阅读:511

菊花夜行军

1992年台湾美浓反水库运动,几个年轻人投身到反水库的运动中,深入社会,将在地人民的心声透过音乐作成专辑《我等就来唱山歌》,专辑每一首歌曲都带着生祥对土地的依恋,这支乐队就是伟大的交工乐队。


他们用唢呐月琴等传统乐器,唱出属于自己的、台湾人、客家人的歌谣。乐评人马世芳更表示,「我以为《我等就来唱山歌》已经是交工的巅峰了,在听到《菊花夜行军》后,我相信他们再一次超越了自己。」


《菊花夜行军》于2001年发行,专辑以主角阿成为主要故事线,以音乐故事的串连,这样的叙事概念专辑在台湾亦实为少见。专辑以曲目〈县道184〉,县道184为前往美浓最重要的省道公路,以此一寓意作为专辑的序曲,接上另一曲〈风神125〉,在公路与机车的搭配之中,描述故事专辑主角阿成北上打拼,困于大城市多年仍一事无成的失意人生。

如果你看过最近很火的《乐队的夏天》,那你一定听了九连真人的歌,听过《莫欺少年穷》里面的阿民,不妨听听《风神125》里面的阿成。

《菊花夜行军》,以「阿成」为主角。阿成是台湾80年代返乡青年的一员,因在城市找不到「头路」(台、客语「出路」之意),宁受父母责怪、同乡笑话,也要回家耕田,要沿着〈县道184〉的公路,骑着机车〈风神125〉回到美浓。

为提高生产,夜晚的菊花田,灯火通明。阿成感觉这景象如梦似幻,但他很快又要遭受挫折。经销商真的可以把菊花销往海外吗?一旦失败,所有经济损失都要由农人承担。点题曲〈菊花夜行军〉的第一段落,便以哀叹之声铺陈种菊人内心的不安。何谓夜行军?「日光灯晕晕」,阿成畅想菊花海洋中的各个品种要来一起踢正步。此时铁牛车(拖拉机)的声音突然响起-置身菊花田,阿城仿佛在夜行军,所谓六万六千朵菊花都是听命于他的士卒:「一二、一二三四,全部都有,跑步走。」

《風神125》

成仔,耕田是耕不出油水
你又沒讀到什麼書不如出去學點技術
人說,百種工作百種難
就算乞食也不清閒
成仔,要努力認真做
別人家如果開輛BMW
我們就鐵牛車勉強拖
湊合湊合一定會有
高進的日子
送我出庄妳講過的話
我一刻也沒忘
但是母親這十年日子
我像無主遊魂
工作幹過一樣又一樣
哀哉!沒半樣有希望
女孩交過一個又一個
一概都難以成雙
經濟起泡我人生幻滅
離農離土真波折
不如歸鄉不如歸鄉
母親原諒我要歸鄉
我要捨死回到山寮下
重新做人
就是這樣
我騎著風神一二五
辭別這個哮喘的都市
菜鳥仔、目鏡仔、雞屎鴻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就是這樣我騎著風神一二五
老舊鬆脫呼天搶地
管它景氣什麼前途啊
我不在乎
土地公土地公,子弟向您點頭
拜託拜託,把路燈全部都關掉

网易云音乐风神125视频
https://music.163.com/video?id=0F91B8CC4722E9267FCEF4C42687BE38&userid=268219855


评论(0)

二维码